每个人都有值得记录的瞬间,“夜神”视频宣传片导演访谈



视频导演

德平浩一

1989年出生于中国青海省。大学时期在美国纽约学习电影制作。回日本后进入视频导演培训学校THE DIRECTORS FARM,并于2018年开始创业。凭借英、中、日三国语言技能,至今已导演多个项目,如国际电视广告和网络电影。主要作品包括麦当劳电视广告、日立品牌电影、本田和WIRED的网络合作电影,以及可口可乐(中国)饮料电视广告。



制作有韵律感的视频


— 德平先生,您作为视频导演,已经为多家公司制作广告视频。能否请您介绍一下迄今为止的职业生涯?


德平:我并非一开始就从事艺术行业。起先我就读于和视频制作无关的普通大学,在校期间有机会和朋友们拍摄了一段视频,从而踏入了视频制作的世界。我发现制作视频不能仅靠我自己,而且这种经历新鲜又有趣。之后,为了系统地学习电影制作,我从当时的大学休学一年,作为交换生前往美国威斯康星州的一所大学就读。回到日本后,我很幸运地进入了由一群美国导演工会(THE DIRECTORS GUILD)的导演所创办的专业培训学校THE DIRECTORS FARM,并且作为副导演积累了很多经验。两年前,我成了一名自由视频导演。我的工作主要包括广告项目,尤其是电视和视频广告。我一直想要自己写剧本,但实际上还没有开始做。


— 作为导演拍摄视频时,您通常会注重什么?


德平:我一直很注重韵律,也就是视频的节奏。我觉得视频不仅是视觉上的,还是一种时间艺术。我的观念是,观众需要在一定时间内被视频触动。由于我们团队制作的视频时长必须比一首三四分钟的歌更短,我坚信韵律是相当重要的元素。比如,我们需要在这个时候注入兴奋感,然后一个停顿,最后达到兴奋顶峰。我会这样想象,希望观众在什么时间有什么感受,然后抓住韵律或节奏,构建合适的视频基调。这并非确定视频的拍摄角度,而是明确希望观众经历什么感受,并同我的团队分享。我并不在意形式,它可能是连环画式的展示,也可能是我自己拍摄的简单视频。我经常会设想分镜,理解整个视频影像,并在脑海中构思。我总是试着按照自己捕捉到的韵律制作视频。





摄影导演

光冈

1993年出生。曾在一家日本餐厅做厨师见习生,后成为摄影师。开启广告业生涯前,曾是杂志编辑、剧照师和电视节目制作员。为网站和电视广告制作各种视频。主要项目包括JR SKI SKI 2019网络电影、INAX JAPAN网络电影、King Gnu的Hakujitsu(MV),以及森永乳业马苏里拉干酪网络电影。



理性筹备,感性呈现


— 您已经为著名歌手制作了很多MV,但我听说,在成为摄影师前,您曾在一家日本餐厅做过厨师。能否介绍一下您的职业生涯呢?


光冈:18岁到20岁期间,我曾在一家日本餐厅工作过。当时有机会为菜单拍些照片,因此我买了一台尼康D3000系列照相机。用它拍照时,我发现真的很激动人心,由此萌生了对照相机的兴趣。当时我听说有家公司正在为一家杂志公司的编辑部招聘员工。因此,我立马决定辞去餐厅工作。我在那家公司做了一年助理后,遇到了我视为摄影导师的那个人。实际上在我三岁左右,我们就认识彼此了,因为那时我们是邻居,但我并不知道他从事什么工作。之后,我看到某个广告上的影像,查阅了摄影师资料,才发现了他的名字。我前去拜访他,能再次见到他真好。我们聊了很多关于摄影和拍摄设备的事,我发现他很喜欢通过摄影表达自己的感受,这种生活方式令我着迷。我开始希望能成为他这样的人。从那刻起,我开始认真考虑成为一名摄影师。此后,我参与了剧照拍摄和电视节目制作。但当我参与某个广告的摄影环节时,我很惊讶地发现工作人员十分注重成像品质。于是,我辞去公司的工作,进入了广告界。我在摄制部做了两年助理来锻炼自己,现在我基本上以自由摄影导演的身份制作MV。另外,有时我也为网站和电视广告制作视频。


— 作为摄影导演拍摄时,您最注重什么?


光冈:太多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德平先生,您觉得我是什么类型的摄影师?


德平:我遇到过很多类型的摄影师。从视频导演的角度来说,我并不在意技巧,比如说拍摄角度有多妙,或深度够不够。我反而认为一名优秀的摄影师应能够发现拍摄对象的闪光点,光冈先生就是这样的摄影师。我觉得摄影师的任务就是捕捉拍摄对象的面部表情,打动观众,记录美好的瞬间。我认为,以背光效果拍摄优美场景需要摄影师的天赋。而光冈先生甚至厉害到能利用这种技巧,制作高品质的视频。他能事先计算并构想白天太阳的整个移动轨迹,而一旦开始拍摄,又能忘记一切,因为已经做足了准备,可以随心拍摄。我非常欣赏这一点。


光冈:的确是。我会牢记这一点,不过这是从德平先生您那儿学到的。


德平:好吧,我其实是在恭维您。






每个人都有值得记录的瞬间


— 您在为推广NIKKOR Z而制作的“瞬间”(The Moments)中,表达的是什么样的感受?



德平:首先我思考的是什么样的广告适合呈现NIKKOR Z出色的光学性能。我不希望它仅仅是一段优美的视频,或者只是日历上那样的惊艳风景图。想到婚礼开场播放的幻灯片时,那些父母拍摄的照片真的很棒,对吧?这意味着你真正想要拍摄的照片或视频应该能捕捉到你感动或快乐的时刻。因此,我觉得这段视频应该尽量能传递那样的瞬间。我们的生活由不断积累的“瞬间”组成。这一刻和下一刻都是你从未经历过的瞬间。这可能就是人们希望及时记录那些宝贵瞬间的原因。同样,这段视频应呈现史诗般的故事,传承几十年,而不是十几天就结束了。正因所有瞬间都过往不再,我们才想要珍惜、拍摄、记录它们。这就是我给这段视频起名“瞬间”的原因。




— 您实际上是怎么构思和导演这支视频的?


德平:当我听说一个名为Noct的出色镜头问世时,便马上邀请光冈先生,因为我知道他非常了解摄影设备。拍摄场地已事先决定为布达佩斯,所以我们从场地开始,谈了很多。一般我会先写分镜,但是这个项目要求展现照相机和镜头的潜力。因此,我们讨论了很多次,应包含什么样的影像,如何有效地将内容传达给观众。基于这些讨论,我写了些情节,然后又一遍遍地讨论。




光冈:如果事先已经有过充分讨论,我就不会担心实际拍摄。此时我会有种“来吧!我都准备好了”的感觉。因此我们细致地讨论了一切能想到的东西。我们从未去过布达佩斯,或者匈牙利的任何地方。我们上网研究了预定场地的舞蹈教室,确认那个地方是否适合我们的影像。考虑到行程安排,我们需要早上拍摄舞蹈教室的场景。我们交流了诸多细节,比如阳光应怎样进入、窗帘颜色、大窗户如何适应场景,甚至墙壁的纹理。如果这样,场景就可能是这样或那样,等等。




德平:虽然我通常会为准备工作进行详尽的讨论,但我还是在受到某些启发的时候,为拍摄留些空间。这段视频就包含这样的场景。例如01:38的车站场景。看镜头时,我发现黄色火车的颜色与背景天空色十分协调。我们意识到这将是一个优美的场景,需要对影像注入点动作。而且,追逐火车的女孩也肯定很可爱,对吧。所以,我们决定必须要这么拍摄。




— 拍摄这段视频时,您是否特别注意些什么?


光冈:考虑到这段视频是为了凸显镜头特点,我非常重视展现镜头的特性,比如清晰度、对比度、高光、轮廓,以及依拍摄距离而定的视野。首先,我从尼康那里借了些镜头,参考色表,比较这些镜头的特性。


德平: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支镜头广告,但我们一直讨论的只是如何拍好视频,我们不会弃用高光,因为高光决定影像是好是坏。



光冈:我人生的目标之一就是避免高光过爆。不控制高光就会导致色彩信息丢失。为了在没有高光过爆的情况下,留住美丽色彩的渐变,我们试着突显镜头或照相机的特性。比如,02:18的场景就有效地诠释了这一理念。光恰巧处于理想的位置,而且背景设置、墙壁颜色和演员皮肤都很协调。实际上当时就应该完成拍摄了,但是我们都觉得不该错过那个惊艳瞬间,便赶紧捕捉下来。


德平:墙壁的棕黄色太好了,和演员的绿裙相衬。尽管这些颜色很深,但被光线照亮的女演员的色彩渐变仍然很美。这个影像能表达每个细节,比如钢琴阴影和金属等各个材料的不同纹理。看着这些细致的表现和高光渐变,你一定不会想到它是用无反相机拍摄的。


光冈:还有令我激动的有车里的场景。我们没法决定如何在车里架设相机,因此只能全凭意志力。相机与拍摄对象之间的距离很重要。用Noct的55-mm焦距镜头拍摄时,我想保持一定距离,但由于没法留出足够远的距离拍摄,我想这场景肯定会失败。但是,透过镜头观看时,我发现影像美极了。模糊的背景和特定的形状虚化着实出色。在通常需要长焦距镜头并保持一定距离拍摄的情况下,我竟然能用Noct以更短的距离拍摄。





— 您觉得尼康设备如何?


光冈:说实话,一开始我对使用微单相机拍摄很犹豫。我担心分辨率和杂声,但拍摄后发现一切都很好。色彩修正也没有问题,因为相机支持10比特N-log视频录制。我们的调色师称很容易编辑,当他发现这支视频是用微单相机拍摄的时候,惊讶极了。色彩重现很棒,尤其是对比度的重现,使拍摄对象的色彩如初。


德平:这个项目的规模真的很小。实际工作只有平时的一半。说起制作视频,一般我们会需要更多的财力和人力,引进更高质量的设备。比如,电影镜头通常要100多万日元。我觉得尼康的设备性价比非常高。如果要以较低的预算进行一个项目,或用较少的人力拍摄视频,这台设备将是提升品质的选择之一。


光冈:对我而言,Noct超乎想象。我第一次用这个镜头时,尽管已经知道会有些特别之处,还是惊讶于其光圈真的很快。即使在晚上也很快,以至于我都怀疑自己没有调高ISO。景深也很浅,就像用微镜头拍摄一样。同时,凭借出色的锐聚焦,恒定最大光圈时的焦点平面清晰而精细。如果是普通镜头,一般建议对焦在影像边框的中心,因为那样通常能发挥更好的光学性能。但是对于Noct来说,即使对焦在周边,也能达到与影像中心一样的清晰度。


— 您能谈谈对这个项目的印象吗?


德平:浏览SNS的时候,我注意到有许多风景、花卉、食物的图片。但是我感觉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精彩的照片。就想要捕捉的瞬间而言,我认为这段视频恰恰象征了通常在平日生活中捕捉的瞬间。可能是一位母亲为其孩子拍照,或一个男孩为其女友拍照。但是,它们都将是动人的瞬间。我觉得这就是拍照能带来的欣喜,这个项目让我回想起摄影的单纯快乐。我绝不要忘记这种感觉。


光冈:这个项目已经成为我的代表作。绝非妄言,真的。我一直对德平先生说我最爱这个作品。每位摄影师有自己的方式,但我个人坚信,比起自己摸索,从讨论中获得的答案绝对是最好的。我参与了项目整个过程,我们能够和所有团队成员讨论哪个角度最适合哪个场景。说实话,每个人都参与了这段视频的制作。所以我相信这个作品是我的杰作。